关灯
护眼

第19章 血溅枫树湾,结束噩梦

    周知墨放下资料,又回到了审讯室。

    王雪婵已经平静了很多,脸上早已不见了往日的精致和优雅。

    周知墨问她:“贺岩昌的脑袋,在哪里?”

    王雪婵看着他:“可以给我一支烟吗?”

    周知墨看一眼梁一诺,梁一诺掏出烟递过去,并给她点燃。

    王雪婵吸了一口,慢慢吐出一口烟雾,半眯着眼睛,陷入了过往……

    “那颗脑袋啊,就在玉树梁的公墓里。”

    她断断续续的说着:“我割下他的头,天已经快黑了。”

    “用床单把他包裹起来,又用袋子提着他的头,走到公墓。”

    “我掏了一个坑,把他放进去,一点点捧起土,哭着把他埋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是不是有感应,我跪在地上,肚子里的孩子,踢了我一脚。”

    “又惊又怕的我,急忙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把外套脱下来,放在泥水里弄脏,丢进了垃圾场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敢回家,直接去了医院,办了住院。”

    周知墨问她:“警察没有找你问话吗?”

    王雪婵说:“我和贺岩昌认识的事情,为了提防我丈夫一家,所以单位没有一个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贺岩昌花名在外,认识的女人很多,我很谨慎。”

    “就连贺岩昌那天找到单位,都是他在路上看到我,追上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不知道我们的关系,他身边的人,也不知道我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,自然也就没查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样提心吊胆过去了,这件事情,慢慢成了悬案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他也没什么有出息的人活着了,也就没人替他上心了。”

    王雪婵又吸了一口烟:“直到家住枫树湾的杨晨林死亡,婆婆念叨着报应。”

    “我突然慌了神,难道真的是当年种下的恶果,遭了报应。”

    “更让我害怕的是,那一家子,居然是婆婆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要救那个女人,那娇娇也一定会被带去医院作比对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一来,娇娇的身世就曝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会知道,他的亲身父亲不是唐守仁,是当年那个花名在外的贺岩昌。”

    “警察也很快就会查到,我就是当年那个杀掉贺岩昌的凶手。”

    “那样不堪的身世,我不能让娇娇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阻止这一切的发生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婆婆贪生怕死,又自私自利,她不会牺牲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帮她一把,送她走。”

    “她还是惜命啊,临走前,拽掉了我的扣子。”

    王雪婵看着周知墨:“我回家就烧了那件衣服,所以那天去的晚了。”

    听完王雪婵的供述,都沉默了,谁也没想到,背后会是这样的故事。

    周知墨的电话响了:“枫树湾出命案了,有人杀人了!”

    顾不上感叹往事,破了一宗尘封的旧案,还没来得及高兴。

    这突如其来的电话,让周知墨心里就像火山要爆发一样难受。

    他们开车到达枫树湾的时候,去到案发现场。